教學之本在課堂——天華學院“活力課堂”教學改革

發布者:宣傳部發布時間:2016-12-29浏覽次數:2098

2016年12月29日,新民晚報刊發社評《教學之本在課堂》,報道我校“活力課堂”教學改革,以下是社評原文:

 

 

 

寫下這個題目,至少有兩層意思。

一,雖然新年已進入倒計時,但怎麽說都離寒假還有時日。幾乎每年此時,網上都會出現“史上最長高校寒假排行榜”,2017年的榜單也早已出籠,最長的放假58天,最短的放假44天。如果對比一下中小學區區20多天的寒假,大學夠幸福的了。

二,2017年我國的大學本科生恐怕要“收骨頭”了。教育部副部長林蕙青日前已吹風,即將頒布實施全部92個本科專業類的教學質量標准,作爲本科人才培養質量的國家標准和基本要求。也就是說,讀大學絕對不是混日子,或總想著寒暑假有多長,教學質量特別是課堂質量、學業考核都要建立起國家標准,“寬進嚴出”將真正到來。

之所以許多人認爲大學“好讀”,還是因爲課堂紀律沒有中小學那麽嚴,授課質量也不特別講究,根子其實還是出在課堂教學這個教育的重要環節上。這樣的情況,地方高校有,部屬高校有,甚至頂尖的名校都會或多或少地存在。

自從有了現代意義上的學校,有了班級授課制,就有了“課堂教學”這個相對獨立的教育環節。學生愛不愛學習,首先就要看他在課堂教學中的態度。反之,評判一個教師是不是優秀,課堂教學是不是出色,也應當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指標,中小學教師如此,大學教師亦應如此。最近在上海師範大學天華學院聽到一個新名詞:“活力課堂”。學校給出的定義是由傳統的“以教師爲中心”轉化爲“以學生爲中心”,通過教師精心組織的合作性、探索性學習,實現“高認知度和高參與度”的教學,尤其要拒絕照本宣科,提高課堂的全員參與度,幫助和督促學生養成主動、深層學習的習慣。對于這個定義,通俗地說,其實就是教師要把課上得能讓每個學生都愛聽,還要能聽得起勁、聽了有實用價值,課堂上幾乎沒有人願意開小差。

课要上得学生爱听,当然不能以教师自我为中心,当然不能一个讲稿念几年。那么,这样的课会是什么样的呢?记者有幸旁听了天华的几节公开课。比如,康复治疗学是天华学院重点发展的专业,健康學院院长祝亚平带领青年教师引入国际先进的理论,建立起一套以案例引导教学为核心、加强实训操作为手段的康复人才培养模式。教师在讲授中风病人的康复治疗时,模仿真实康复医疗情景,按学生特长自由组合成物理治疗、作业治疗、言语治疗、心理康复等各个小组,每个小组的成员都要拿出最佳的康复方案并进行课堂陈述,接受全班师生的点评。这样的好处是让学生逐渐树立循证医学的理念,也有效衔接了未来岗位的实际需要。比如,旅游专业的同学在上周凯波老师的导游课时,会享有一个“特殊待遇”——玩手机。周老师很擅长将手机作为教学工具,让同学们随时查找资料和抢答问题。再比如,黄毅老师在上唐宋名家诗词鉴赏选修课时,会设计“格律诗词创作”、“诗词吟唱”、“主题辩论”、“主题汇报”、“依诗作画”等有趣的活动模块,鼓励学生们自主思考……

記者近日對話天華學院董事長鄒榮祥時,他說,課堂要呈現活力,就要下決心改變“填鴨式”“一言堂”的教學方法,通過課堂互動、獨立思考、小組討論、問題辯論等方法,提高學生學習的主動性、積極性,以及思考問題的獨立性和批判性,提高學生的想象能力與創新能力。由這些彌散在上課時的新創意、新方法不難看出,天華學院正在致力的“活力課堂”,其實是暗合了教育部即將推行的本科專業類教學質量標准的要求的。

據教育部人士介紹,高校新一輪綜合改革方案,普遍將教師評聘獎勵制度改革作爲重點,重中之重是增加教學權重,引導鼓勵教師把精力更多地投入教書育人。同時,教育部也直言不諱,現在高校“重科研、輕教學”的問題仍比較突出,對教學工作的重視還沒完全到位。這就真切表明,肩負培養創新人才重任的高等學校,夯實課堂教學質量,提高廣大教師鑽研教學、鑽研學問的積極性,理應是每一所高校的重要任務。

打造“活力課堂”,與其說是天華學院的創新之舉,莫如說是在打響一場高等教育改革的攻堅戰。功在當代,利在千秋。(《新民晚報》首席記者王蔚)

 

附:教學之本在課堂.pdf

 

 

 

返回原圖
/